首页 > 尼泊尔掠影
尼泊尔马节
    来尼泊尔已快三年半时间,让我感受颇深的主要有三点:一是庙比房子多,二是神比人多,三是节日几乎天天有。尼泊尔节日,大多与宗教有关,也有许多民(部)族特有的节日,根据一些传统的习俗演变而来。对于当地居民来说,这些节日意义重大,“马节”就是其中之一。
    “马节”是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地区的一个传统节日,主要由该地区的尼瓦尔族人庆祝。但时至今日,该节日已颇具影响力,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全国各地区、各个民族的人。“马节”的庆祝时间通常在尼历12月底(相当于公历3月底至4月初),与尼历新年之间相隔只有几天,所以大多首都地区的居民将其作为迎接新年到来的一个重要庆典。庆祝活动大部分集中在加德满都市中心的通迪凯尔广场。
    关于“马节”的由来,加德满都地区居民中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很久以前,通迪凯尔广场所在地还是一片荒芜的草地,在这里隐藏着一个吞食妇女和儿童的恶魔,他的名字是通迪(当前的通迪凯尔广场因此得名)。聪明、勇敢的居民们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斗,终于铲除了恶魔,并用疾驰奔跑的马群践踏恶魔的灵魂,使其永不再生。同时,他们认为疾驰的骏马的嘶叫声会让恶魔感到恐惧,再不敢出来祸害百姓。此后,这个古老的习俗就一代一代地延续至今。每年的这一天,尼军在通迪凯尔广场上举行赛马表演等庆祝活动,以祀求神灵保佑尼泊尔及其人民,同时也庆祝建军日。不过除了王族、政要、军官和外国使节外,一般民众和游客不允许入内观看。同时,与其邻近的帕坦市也有相应的庆祝活动。
    这一天,市民大多食用大蒜和各种肉类,他们相信这会在即将开始的新年里给自己带来好运,甚至有些男士专门喝醉酒上街闲逛,他们认为这样魔鬼在未来一年里都不敢靠近自己。
    我有幸得到尼军的邀请,观看了马节的庆祝活动。活动当天,在加德满都市区的通迪凯尔广场四周彩旗飘扬,鲜花绚丽,一幅欢快、喜庆的场景。普通居民和外国游客早早来到广场四周抢占有利位置,只为能目睹这个盛大的节日场面。广场四周的马路上排满了长长的车流,人行道和楼房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下午3时左右,参加表演的骏马和穿着节日服装的骑手们早已在广场中央一字排开,等候着国王和王后等王族(尼政治体制变化后,现为代行国家元首职责的首相代替国王出席该活动)的到来,由3百多人组成的军乐队也蓄势待发。
    下午4时左右,国王的车队抵达广场,主宾就坐后,活动正式拉开序幕。首先,头戴高冠,身着猩红战服,手持长矛,骑着高大枣红骏马的古装骑士方队,在洪亮的军乐声中缓缓进入会场,横排齐、竖排直,马步矫健。随着乐声节奏的变化,骑士方队在一名领队的指挥下,不断地变换队形,一会成一字排开,一会变成十字形,一会又变成螺旋形,丝毫不显凌乱,甚至比人的表演还要整齐有序。在古装骑士方队之后,是古典的马车方队,随着一辆辆做工精致、样式各异的马车和穿着华贵的古典民族服装的驭车手出现在观众面前,大家仿佛被带回到遥远的中世纪。正当人们的思绪在中世纪的时空中遨游时,活动的高潮到了。只见两名骑在骏马上的骑士各握着两米多长的标枪,同时飞奔在广场上,在广场中央时突然将枪头往地上一挑,准确地将地上的两块红绸挑起,然后往空中一抛,动作连贯,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接下来,两个腰间佩剑的骑手驾驭着两匹骏马相向疾驰,两马快要相遇时,两骑手从腰间迅速拔出利剑,向地上的红绸刺去。场外的来宾都紧张得屏住了呼吸,而两骑手却从容地在两匹骏马擦身而过的丝发之间用剑将地上的红绸挑起,然后在空中挥舞起来。观众们不禁为他们超人的胆识和精湛的骑术鼓掌喝彩。随后,十多名骑手又表演了腾空越障,伏身钻火环等一些高难度的杂技式的动作,观众席中不时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随后,开始了更加紧张刺激的赛马比赛,四匹骏马在约五百米的跑道上全速狂奔,广场上一时硝烟弥漫,还没等观众反应过来,四匹马已相继冲过了终点线,真有传说中腾云驾雾的感觉。突然,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受惊从场内径直向观众席跑来,正当看台上的观众惊恐不已时,只见一名场边的骑手在马经过身旁的一刹那抓住马脖子上的缰绳跃身而起,然后沉静地挥动缰绳、用大腿夹住马肚子,同时嘴里一声长鸣,原本气势汹汹的烈马就此变得服服帖帖。所有的宾客都长舒了一口气。 
    经过紧张的赛马比赛,接下来是一个有趣的游戏节目“骑马争红旗”。这个游戏的形式和规则和中国的传统游戏“抢椅子就坐”大同小异。即:在军乐队的乐声中,七名骑手骑七匹骏马围绕着一个插着六面红旗的大圈跑动。当乐声停止时,骑手应驾马停在离自己最近的红旗边,未能完成要求的骑手将退出该轮比赛,每次淘汰一人。在紧张、有趣和略带滑稽的游戏过程中,只剩下最后两名骑手和他们的坐骑了。他们也一改刚开始让坐骑小步跑动的做法,让自己的坐骑全力跑动起来。正当大家在猜测谁将获得最后的胜利时,两马中的白马突然受惊,将骑手掀了下来,然后大步地跑出了场外。观众席发出阵阵尖叫,但幸好骑手很有经验,没有受伤。在地上翻了几个滚就站了起来,只是由于缺少了坐骑,他无法再继续比赛,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毕竟好不容易才坚持到现在,眼看就有希望获得最后的胜利,却无奈时运不济。最后,剩下的唯一一名骑手在乐声中悠闲的骑着自己的坐骑,轻松地举起了最后一面红旗,连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成功来得如此的容易。在游戏节目结束后,国王向赛马比赛和游戏节目的优胜集体和个人颁发奖旗和奖章。颁奖结束后,所有参加表演的骑手和他们的坐骑在广场正中央一字排开,向国王致敬。随后,在庄严的军乐声中,国王、王后和王储、王妃在仪仗队的护送下离开了广场,历时一个小时左右的庆祝活动最终完满的拉上了帷幕。
    庆祝活动虽然结束了,但狂热的人们显然还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久久地在广场周围不愿散去。看着那一张张质朴的脸,我想许许多多的尼泊尔人民虽然生活依旧贫困,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善良可爱,对现实没有太多报怨,只是渴望着和平与幸福早日到来。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